【身為一個社工,我有些話想說】

作為一個青少年輔導社工,我接觸的絕大部分都是有狀況的虞犯少年,或是已經在少年監所裡面的更生少年。每當社會新聞發生時,總會看到有人說:「為什麼這些毒蟲/飆車族/八嘎炯都可以有女朋友,我什麼都沒有?」

但事實上,真的就是這樣。

阿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