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藥癮患者背負的汙名】

(刊登於2014.08.23蘋果日報論壇版 連結請按此

最近,由國外流傳進台灣的「冰桶挑戰」活動,喚起了大眾對漸凍人的關注,而另外一則新聞也同樣地獲得了社會大眾的關注與媒體報導,就是藝人因為吸毒在中國被捕的消息。
 
針對這個案例,其實有許多的議題可以做討論,例如中國的法治問題、兩岸協議的效力、大麻除罪化等等。而在下是一名社工,我就是在做有關藥癮戒治、以及藥物濫用防治宣導的工作,因此希望能透過這篇文章,為藥癮戒治及藥物濫用防治這個領域,向社會大眾做一點簡單的宣導與倡議。
 
因為工作的關係,我每天都會在網路上瀏覽與藥物濫用相關的新聞報導,這類社會新聞底下的網友留言,不外乎都是「這些毒蟲怎麼不去死一死。」、「沒有用的人才會去吸毒。」、「為什麼還要關他們浪費社會資源,反正他們又不會改。」。
 
我認為社會大眾會有這樣的想法,一點錯也沒有,因為我們所看到的這些社會新聞訊息,告訴我們的就是這樣的故事:吸毒的人因為沒錢買藥,弄到傾家蕩產、偷搶拐騙,害了自己還不夠,又因為吸毒的關係,導致神智不清去砍人、或是邊開車邊吸毒撞死人。不論怎麼看,這些人都是罪該萬死,就連我自己,在進入這份工作之前,對於這些吸毒的人,也有著跟社會大眾一樣的看法。
 
【那些新聞不會告訴我們的事】
 
幾個月前,我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則新聞:
  
「據了解,死者因有多次毒品前科,為避免與其他人犯串供,在候訊室單獨隔離卻輕生」
 
或許,社會大眾看到了這樣的新聞會覺得慶幸,因為這個社會又少了一個毒蟲,但這則新聞在我和我的同事看來,卻不是這麼一回事,因為我們很清楚他為什麼會選擇上吊自殺。
 
雖然這個人並不是我們所輔導的個案,但他肯定跟大多數的藥癮患者有著類似的心路歷程,他不會是第一次吸毒被捕,在他第一次被抓進去關的時候,很有可能跟他的家人、朋友、輔導員都說過類似這樣的話:「相信我,我這次出去以後,絕對會改,我絕對不會再用藥了。」
 
但結果,他一次又一次的因為吸毒而進出監所,到最後,他絕望了,他又一次的違背了自己的承諾,因此有了輕生的念頭。每個藥癮患者的背後,都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,但新聞往往只告訴我們結果,而不會告訴我們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 
在我們所輔導的個案裡面,有一個燒炭自殺的年輕人,他在遺書上面寫了這樣一句話:「老師,這一次我終於戰勝了毒品。」
 
難道毒癮真的這麼可怕,一旦碰上了,到最後只有死路一條?
 
是的,毒癮真的很可怕,但未必只有死路一條。
 
【藥癮患者的生命歷程】
 
在我所工作的機構裡,有三、四位的過來人,他們都因為使用毒品而進出監獄多次,到最後終於靠著信仰、親友的支持而脫離了毒品的束縛,並且進入監所分享他們的親身經歷,鼓勵那些因為毒品相關犯罪而入獄的犯人,告訴他們其實是有機會戒除毒品,重獲新生的。也因為他們有著類似的背景,所以這些過來人老師的話,對於監所裡的同學其實是有著很大的鼓舞。
 
在這裡我想先請大家想一想,雖然我們都在報章雜誌、電視電影裡面看到很多有關毒品的描述,但我相信大部分的人,可能這輩子都沒有機會接觸到毒品,就算把毒品擺在你們的面前,我相信很多人連碰都不敢碰。
 
既然我們都知道毒品很可怕,那麼為什麼會有人吸毒呢?
 
在我們所接觸過的案例中,有一個九歲的小朋友因為施打海洛因被捕,這是怎麼回事呢?其實想一下就知道,這個小朋友肯定不是自己去買藥來玩的。
 
他之所以會接觸到毒品,是因為他的爸爸本身就是個藥癮患者,而且用藥用到失去了理智判斷,在他用藥的時候,他的小孩很好奇地問他說:「爸爸這是什麼?」於是他就給自己的兒子打了一針。
 
絕大多數的藥癮患者,都是因為家人、朋友或是身處的環境影響,導致他們比一般人更有機會接觸到毒品。
 
有個年輕人跟我分享他接觸藥物的原因:「我一開始就知道那東西不好,可是有一天,有個人拿了一包K他命給我們。一個禮拜後,我的那些朋友十幾個人全部都在抽K菸,這種情況我想跑也跑不掉。」
 
還有一種例子是,因為自己的男女朋友吸毒,為了鼓勵對方戒毒,於是就說:「我跟你一起用,然後我們一起把他戒掉!」到最後兩個人都上癮,成了可憐的毒蟲。這樣的例子聽來可笑,但真的有很多因為這樣而陷入毒海的人。
 
電影「門徒」裡的一句經典台詞:「到底是毒品可怕,還是空虛可怕?」其實很多人就是因為這樣,在面臨人生的重大變故、打擊、壓力、傷痛時,因為情緒和環境的影響,而一時不慎接觸了毒品。
 
在這裡我想強調一個重點:吸毒其實只是問題的一種呈現方式,而非問題本身。就好比有的人有情緒困擾的時候會酗酒、抽菸、甚至自殘,而這些藥癮患者他們可能因為環境或教育的影響,他們所學到面對壓力或是逃避問題的方式,就是用藥。
 
而吸毒的人用到最後,通常都會走上販毒的路,或是作奸犯科、偷搶拐騙,因為一旦用毒,整個人的生活作息、健康都會嚴重受到影響,不可能再做正常的工作,於是只好走偏門。也因為這樣,吸毒的人只能跟同樣用毒的人混在一起,其他正常的親朋好友肯定離他遠去,到最後只能越陷越深、無法自拔。
 
【把這些人都抓去關就好了?】
 
我們這樣常在監獄工作的人,通常都會戲稱監獄是『犯罪者的大學』,因為監所內的教化工作往往成效有限,這些犯罪者反而是在監獄裡面互相交流,學習到更高明的犯罪手法。這些藥癮患者也是一樣,進入監獄以後,原本是用三級毒品的可能就會改成用二級毒品,用二級毒品的就變成用一級毒品,越用越高級。
 
在這裡簡單介紹一下毒品分級的概念,基本上毒品分級是依據其「成癮性」、「濫用性」及「社會危害性」做區分,一級比二級高,二級比三級高,以此類推。也就是說,當藥癮患者使用更進階的藥物時,對自身健康的危害性以及對社會安全所造成的影響也就越嚴重。
 
當然,也不是因為這樣,這些吸毒的人就不用抓去關,尤其是毒販,他們都有應負的社會責任以及犯罪應得的代價,但除此之外,我們應該更深入的去想,要如何讓這些藥癮患者在進入監所服刑之後,能夠改過向善,而非越學越壞。
 
也因此,如同本篇文章的標題『藥癮患者所背負的汙名』,是我寫這篇文章最重要的倡議主題。
 
【何謂『藥癮患者』?】
 
毒品對大腦所造成的損害,許多專家學者都做了很詳盡的論述,以下我盡量以淺白的方式去做說明。
 
毒品對人體健康戕害甚深,尤其是大腦。毒品可怕的地方在於,這些藥物除了讓人感受到欣快感之外,它還會取代你原本感受愉悅的那些神經中樞。
 
也就是說,一旦你用了毒品,其他原本能讓你覺得愉快的事物將不復存在,從此你的大腦只對毒品有感覺,不管你吃到多好吃的東西,看了多好看的電影,你對這些東西再也沒有興趣,只有毒品才能讓你有感覺,而且這些改變是不可逆的。
 
更可怕的是毒品所造成的「戒斷症狀」,那痛苦的感受會逼使人不得不繼續使用毒品,這絕對不是只靠意志力就能夠克服的。許多用藥的人到最後並不是為了追求快樂,而是為了減輕身體的痛苦。
 
當然,人體的奧妙在於,即使你的大腦某一部份失去功能,仍然可以用其他的部分功能去替代,但這樣的恢復需要很長的時間。
 
也因此,我會一直在這篇文章使用『藥癮患者』這個稱呼,因為這些人使用了藥物以後,他們的大腦就會受到永久性的損傷,如果只是把他們關起來,而不使用積極的處遇進行治療的話,他們可能一輩子都沒有辦法抗拒藥物的誘惑。
 
【『癮』是什麼?】
 
『癮』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,就好比酒癮、性癮、網路成癮等議題,現在已經較被社會大眾所接受,但對毒癮的認識卻還停留在懲罰的階段。其實,戒癮這件事就跟減肥一樣,大家都知道該怎麼做,但真的要實行卻是難如登天。
 
試想一個情境:
 
你今天是一個要減肥的人,你很努力地想做飲食控制,可是你的朋友卻整天找你出去吃到飽,你的住家樓下就有便利商店,隔壁就是夜市,每天都可以聞到滷味攤鹹酥雞的香氣,電視廣告、電腦網路上充斥著各種的美食訊息,在這種情況下,要如何克制自己的食慾?
 
將這個情境帶換成藥癮患者的處境:
 
一個藥癮患者想要試著戒除毒癮,但出獄之後,每天都會接到朋友打來的電話,邀他「一起玩」。而無論他坐在家裡,走在路上,無時無刻都會受到誘惑,當他們看到有人抽菸,甚至他們走進便利商店,看到吸管、鋁箔包、寶特瓶、養樂多,坐在家裡看到天花板上的燈泡,都會喚醒他們對毒品的記憶,因為這些東西都是可以用來吸食毒品的工具。
 
就像我們看到草莓蛋糕的圖片,就會喚起我們記憶中草莓蛋糕的酸甜滋味,對於藥癮患者來說,他們光是看到「海洛因」三個字,身體裡面潛藏的渴癮就會立刻被喚醒。
 
【他們其實是一群需要幫助的人】
 
說真的,意志力這種東西是經不起考驗的,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自己所想像的那麼堅強,也因此,在實務上協助藥癮患者戒除毒癮,通常需要從身心靈三方面同步著手,生理上的醫療輔助,心理上的諮商輔導,以及靈性上的支持(信仰、家人親友的支持鼓勵等等)。而更重要的,是社會大眾的同理與接納。
 
絕大多數的藥癮患者,之所以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毒品,其實有很大一個原因是這個社會對藥癮的不了解,認為這些用藥的人就是自甘墮落,所以才會吸毒,而他們的家人通常也早已放棄了他們。
 
在這些藥癮患者出監之後,往往也得不到社會大眾的諒解,就算他們試著想脫離過去的生活圈,但當他們求職無門、處處碰壁,甚至連住的地方都沒有的時候,很難不走回頭路。
 
有些藥癮患者會說「我是用我的錢買毒品自己使用,沒有去賣也沒有去傷害別人,為什麼要被關?」事實上,這也是國外採用「毒品減害」的一種想法,讓這些藥癮患者在安全的環境下使用毒品,提供乾淨的針頭與吸食器,讓他們不會因此感染其他疾病或是處於危險情境(例如邊開車邊用藥)而造成更大的危害。
 
「一日吸毒,終身戒毒」是我們常常用來告誡學子的一句話,在我們機構工作的過來人老師常說:「千萬不要叫我『成功過來人』,因為只有在踏進棺材的那一天,才能說我真的成功了。」即使已經戒癮超過十年以上,他們依舊每天要對抗身體和心理的癮。藥癮患者的處境其實就跟身心障礙者、漸凍人一樣,需要社會大眾的關心。
 
我們常說一個人吸毒會拖累整個家庭,甚至造成整個社會的不安定,但相對的,如果我們能夠幫助一個藥癮患者重新站起來,救一個人其實是幫助了一整個家庭,乃至於他的整個生活圈。
 
這篇文章的重點,其實是希望讓社會大眾能夠理解,用毒的人當然是犯了法,需要受到懲罰,但在使用毒品的同時,他們也成了需要治療的藥癮患者,如果社會能夠給予這些藥癮患者更多一些的包容和鼓勵,理解藥癮患者的處境,他們也就更有機會能夠擺脫毒品的束縛,重獲自由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阿牧的廢文曬穀場

阿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